刘少丹:社会创新是去杠杆的最佳选择

2019-07-21 / 7848

 

社会创新是去杠杆的最佳选择

 

高杠杆虽然推动了经济快速增长,但是,也扭曲产业结构,导致价格体系与价值体系背离,结果抑制社会发展的内升性动力。当经济增长,达不到资本对未来的预期时,高杠杆也就变成了高债务,去杠杆也就成了转嫁债务。

 

在传统经济逻辑中,去杠杆有四种举措,一、是减少社会总支出,包括财政支出,家庭支出等,也就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;二、是对债务进行重组,消除企业困境,所谓的消债,债转股,甚至赖债等;三、是对财富进行重新分配,通过反腐,以及各种杀富济贫的手段,提升社会财富的单位价值;四、是继续印钞票,通过补短板,平衡产业结构,增强民众对未来的预期。

 

然而,当前的高杠杆,是在全球金融自由化的背景下产生的,世界范围内的信贷扩张,所造成的泡沫规模,比人类几千年泡沫总和,还要大出许多倍。当前,美联储加息,资本回流,就是在转嫁这个世纪大泡沫,其债务规模,是任何一个经济体,依靠传统方法,都无法承受的。

 

如果不能通过政治博弈,影响国际资本规则的话,对于一个独立经济体来说,最为理想的选择,就是让信贷泡沫软着陆,也就是用时间来换空间,实际上,也就是用全社会的未来收入,去还过去的债务,这将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。

 

然而,只要转化思维,你会发现产业互联网却可以解决这个问题,我们可以通过资本形态创新,释放海量的社会隐形资源,对闲置资产进行重新配置,激活社会价值创造,以新增社会财富,来对冲高杠杆,那么一切问题,都将变成新时代的新机遇。

 

—-微文来自《刘少丹•互联网启示录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