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少丹:天地之心,父子之缘

2017-11-27 / 25508



中国人父与子的关系,是中国社会一切问题的缩影,这种家庭内的情感纠葛,却有无法洞见的深层次原因,究其根源,这是两个男人,在面对家庭外部环境,社会现实时,所形成的时空错位。


自秦始皇以来,中国人独与天地而往来的独立人格,就被骟割了,替代它的是君臣父子,家国春秋的忠孝仁义,纲纪伦理。这种礼法社会所形成的心智模式,和世界观,造就了中国农耕时代,相对稳定的,人与人之间的熟人关系,以及人与土地的依附关系,这让中国人可以偏安一隅,得以繁衍生息。


然而,这种宗亲礼法,家国春秋的心智模式,也造成了中国人的克己复礼,逆来顺受,委屈求全,苟于生计的世俗人格,实际上,自秦汉以来,中国男人就从来就没有在精神上,顶天立地的直起过脊梁。



其实,真正的父子关系,并不是世俗意义上的礼法纲纪,而是一种超越现实的心灵契约,就像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的礼物一样,每一个人都有一种源于天地精神的独立人格,而这种世俗意义上的道德伦理,所形成的中国人的心智模式,和情感模式,实际上,是摒弃了天地之心的本源,其形成的社会礼法,是一种道德上的绑架,其父权社会所形成的家长制作风,正是中国社会一切问题的根源。


近代以来,随着西方社会的资本扩张,现代社会的民主法制,人文主义,以及自由精神,都对儒法伦理下的传统社会,造成了摧枯拉朽式的冲击。中国人在尝够了丧权辱国,文化自卑以后,在近一百多年以来,无数的精英志士,都对传统文化进行了改造,都对传统社会制度进行了创新,然而,在经历无数次尝试和试验以后,依然没有在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
当代,传统社会形态的变迁正在进一步加剧,城市化进程并没有建立起现代意义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脱离了传统礼法影响的差序社会,以及熟人环境,弥合中国人家庭伦理的外部力量也随之失去,包括父子,夫妻,兄弟,姊妹等所有的家庭关系,正在渐行渐远,传统价值观形成的情感模式,正在变得不合时宜,每个中国人都像迷失在钢筋水泥丛林中的了羔羊,不知道何处才是心灵的憩息地。



今天,人类进入了互联网时代,数字化生存将重塑人与世界的一切关系,这给中华民族带来全新的契机,我们要穿越历史的迷雾,看清楚文化心智的真相,回到父子关系的本源上,以历史为基点,弥合一切伤痛,重塑中国式父子关系。


这一次,所罗门矩阵系统运作的,钟情编剧,邵兵领衔主演的《坏爸爸》电影,是一部直面社会现实,演绎社会真相,引发社会深思,激荡心灵觉醒的力作,在世风萎靡,精神坍塌的社会当下,为中国文化产业带来了一阵清风,其中深意就像电影里,儿子的那句内心的独白:“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爸爸,你要逼死我吗?”而爸爸的内心独白却是:“你不知道,其实我都是为了你好吗?”


中国人的精神本源,是要为天地立心,而父子关系,关乎的不止是亲慈恩孝,更关乎天地之心的精神本源,趁一切还来得及,“父母在,人生即有来处;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”让我们走进电影院,不要错失《坏爸爸》。通过艺术的演绎,剧情的激荡,一起感悟到父子关系的真相。



微文来自《刘少丹•互联网启示录》